将生命融于祖国“路桥”事业中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皓  时间:2019-08-09 【字体:

全国科技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重大技术改造成果奖、铁道兵先进科技工作者……翻开张增勤80多年的人生履历,就如同阅读一部新中国铁路桥梁事业的发展史:

25年戎马生涯,参与我国第一代铁路舟桥研制,简易轮渡攻克“天堑”,此后一生,致力于为祖国不断开发建设铁路深水桥梁事业中,他始终坚持党和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从初代“铁路舟桥”到国家铁路“深水路桥”施工,从“奔涌黄河”,到“滔滔长江”,天堑架长虹背后的中国铁路桥梁事业中,都有他筹谋、忙碌的身影;

从1959年进入曾经的铁道兵科学技术研究处桥梁组实习开始,他将60年的岁月奉献给了铁五院,奉献给了中国的铁路舟桥和铁路桥梁建设事业中。

第一代铁路舟桥开拓者

1959年,还在铁道兵科学技术研究处桥梁组实习的张增勤,就与上海同济大学、北京铁道学院协作,参加研究设计了两个铁路军用梁方案。同年8月,张增勤被批准参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铁道兵。

1960年,国防科委立题研制铁路舟桥制式器材。1961年,张增勤由军用梁组调到舟桥组,参加我国第一代铁路舟桥的研制。在张增勤参与设计的非机动舟设计中,为解决舟体框架强度、两根钢轨高差、纵向接头强度等问题,他提出舟体框架、纵向接头的计算方法和设计荷载,使设计更加合理。“标准舟节的纵向接头是关键性传力结构,每付受力高达百吨,如何便于连接成了关键。”张增勤回忆到,他设计采用了50毫米厚的优质合金钢,经过反复试制试验,终于得出了合理的设计断面和热处理方法。

1962年8月,张增勤又进驻上海江南造船厂任军代表,负责铁路舟桥的质量监督和参加器材的每一个部件,每一阶段的试制、试验和验收工作。期间,他与工厂共同研究试验,解决了多项铁路舟桥关键制造工艺难题。

从1965年起,他参加了国家多项浮桥架拆和上车实验,经过不断的分析、优化,浮桥通车实验中,汽车、坦克,直到火车一次次成功通过……

1966年10月,国务院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批复,同意铁路舟桥设计定型,并命名为“1967年式铁路舟桥”(简称“六七式铁路舟桥”),该舟桥成功填补了中国铁路舟桥制式器材的空白,为战时保障铁路运输、克服江河障碍提供了新的装备。

“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导致京山铁路蓟运河大桥被震坏,我与舟桥团官兵奋战七个昼夜,用‘六七式铁路舟桥’抢架了一座长约200米的铁路浮桥。”这条抗震救灾的“生命补给线”,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铁路舟桥器材第一次在突发事件中被成功运用,也是中国铁路史上第一次使用铁路浮桥通行客货列车。

在1978年的全国科技大会上,六七式铁路舟桥荣获全国科技大会奖,舟桥课题组荣获“全国科技大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拼组简易轮渡攻克“天堑”

1966年,凭借铁路舟桥研制方面的卓绝贡献,张增勤参加探讨铁路舟桥器材拼组简易铁路轮渡在长江使用的技术攻关。

在芜湖试验场内,他开始了简易铁路轮渡码头设计,创造性地设计出了浮式靠墩。“与以往的固定靠墩比较,浮式靠墩施工简便、设置速度快、不易撞坏。”张增勤回忆道。从1967年春天开始,为提高渡轮的装载能力,他经过对渡轮强度和坡度反复检算,成功修正方案,确定了单股道装载4辆货车、单股道装载5辆货车和双股道装载10辆货车3种形式。

1973年,在完成一岸栈桥和一艘渡轮配套器材试制后,张增勤在水深浪大的南京长江“天堑”上开始进行简易铁路轮渡试验。试验一举成功,为我国在战时克服较大江河障碍的应急措施开辟了一条“天堑通桥”。

就便器材研究“大总师”

1987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交通战备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复开展“就便器材拼组铁路浮桥研究”项目,张增勤任总体设计负责人,主持并参加研究、设计、试验全过程技术工作,被大家尊称为“大总师”。至此,他利用六四式铁路军用梁和工字钢梁作浮桥梁,甲板驳作浮墩,按照不同吨位的甲板驳和不同的梁型以及河流的水文地质情况,研究设计了“100吨-1000吨”甲板驳组成的分置式浮桥段浮桥、分置式铰接浮桥、纵置式铰接浮桥、混合浮桥等多种浮桥体系。他还针对我国甲板驳船体结构存在的首尾薄弱问题,组织设计了船体之间只有梁部相连的纵置式铁路浮桥,合理利用了船体强度,成为我国首次采用的浮桥结构形式。

1990年,铁道部组织了铁路、航运、船舶、工程兵等系统的专家对该项研究取得的科技成果进行鉴定,鉴定认为:利用就便器材拼组铁路浮桥,可以弥补制式器材的不足,提高了战时抢修、平时抢险、临时运输的保障能力,攻克了各种技术难关,研究成果属国内领先,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铁路深水桥梁技术“开发者”

自1984年“兵改工”以后,张增勤虽然脱下军装,但依然奋战在科研一线。在铁五院承担科技管理和科研工作的同时,经常应邀到施工现场,解决深水桥梁施工中的技术难题。

上世纪90年代,他指导过长江、黄河等多座深水桥梁施工,参加了包兰、宁赣、大秦、大准、京九、神延等铁路建设,一次次填补了中国铁路深水桥梁技术空白——大准铁路黄河特大桥的主桥、新长铁路长江轮渡北栈桥、龙纳铁路泸州长江大桥,从“奔涌黄河”,到“滔滔长江”,天堑架天路背后的中国铁路桥梁事业中,都有他筹谋、忙碌的身影。

世纪之交,张增勤又先后受聘到新(沂)长(兴)、龙(州)纳(西)、渝(重庆)怀(怀化)等新建铁路大桥工地指导施工设计与施工,2002年主持了国家科技部下达的长江铁路浮桥技术方案研究课题。

如今,由张增勤主持或参与的一项项科研技术成果,一座座铁路深水桥梁工程已成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坐标,但对于张增勤来说,自己将生命融于祖国桥梁事业中,他的奋斗脚步永远不会停歇。“搞了一辈子铁路桥梁,它已经像我的‘爱好’一样,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过了古稀之年的张增勤,还经常会到办公室,继续承担长江铁路浮桥研究和六七式铁路舟桥改造升级两个重要战备研究项目。

有人问他:“铁路架桥人的精神中哪一条最重要?”

“热爱!”张增勤的回答不假思索:“如果你不热爱,就谈不上奋斗、奉献、严谨、协作、创新……”

当然,除了“热爱”,还有“创新”。“一辈子的事件证明,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在一穷二白的时候,我们没有人可以依靠,没有技术可以借鉴,只能自力更生,自主创新;今天,搞铁路桥梁研究的年轻人更要有自主创新的理念,要掌握核心技术的话语权。”张增勤说,他现在最关心年轻同志的成长,把提携年轻同志当作义不容辞的责任。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已经退休在家的张增勤,虽然已经远离桥梁施工现场,但心里始终心心念念的,仍是这份从事了一辈子的事业。“有幸从事祖国的铁路桥梁事业,这种成就感一生都忘不了,为国家的铁路建设做出应有贡献,是我最高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