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房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宣  时间:2019-05-28 【字体:

正在收拾行李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发小的来电。按起免提,一阵熟悉的乡音飘了进来:“忙啥呢上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是辗转了几个工地的我就被她冠上了“云游上仙”的“雅号”。

“收拾家当。”

“你又要去哪?出差还是调动了?”紧张兮兮的调子。

“又啥又,说的我好像个流浪汉。我只是回家。”

“你明天回来吗?哈哈,太好了,回家还是回公司啊?”

对于她大条的脑回路早已经司空见惯,我哂然,轻怼她一句:“有区别吗大姐!”

没错,于我和大多数同事而言,回家,就是回到了公司,回公司,当然也就是回到了家。

我们的家就在十四局房桥公司的家属院,院里是公司为职工建造的一幢幢宿舍楼,温馨的一居室让单身职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舒适的两居室成为了让双职工过着三口之家的幸福港,宽敞的三居室让老职工尽情享受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在这片寸土寸金的首都大地上,彻底解决职工“住”的问题,是企业为大家谋得的福祉,让我们不再为居无定所而惶惶终日,让成为“北漂儿”的我们能够真正扎下根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再无后顾之忧。

刚一进大院,就看到一个以前项目上的同事在朝我挥着手,远远地喊着一句“回来啦”,然后便是亲切地询问近况,热情地邀我到家里吃饭,说嫂子刚好晚上包饺子,大老远回来,正好小聚一下。让我想到远归的游子回到家里,亲人们往往也总是如此。

打开家门,里面就是远离了工地喧嚣的一方宁静。放下行李,需要简单打扫下许久未住的房间,长时间生活在工地上,很多家务都感觉生疏了,正是充实自己练习居家本领的好时机!正忙活着,对门的大姐许是听到了动静,过来看到我正与拖把抹布激战正酣,一边笑着与我寒暄,一边端了她刚蒸好的粽子和玉米给我,“别开火了,来家里吃吧。”

晚上的饺子很美味,粽子很甜,玉米很香。

摸着吃的饱饱的肚皮,心想着该去活动活动,免得总是“每逢回家胖三斤”。这时电脑弹出消息,是工会组织乒乓球比赛的通知,“很久没打球了,找个地方练练手也好。”穿衣下楼,走过一片熟悉的区域,曾经这里,就是我们几个好友经常打乒乓球的地方。

那时,这里很旧,到处都能闻到很有年代感的气息。但是我们很快乐,没心没肺地笑,有个男孩闷闷不乐,说挨了领导的批评,怕以后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的担心让我们也开始心有惴惴,开始脑补各种电视里社会职场的套路。球是打不了了,索性坐在一起,探讨着每个人的未来。

后来,那个男孩所担心的“套路”迟迟都没有出现,我们也慢慢淡忘了那些杞人忧天的顾虑。后来的后来,那个男孩当了项目经理,带着职工在困难重重的施工生产中冲锋陷阵,所向披靡。那个午后在探讨着未来的我们,也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有所成绩,慢慢走向成熟。

再到后来我们才恍然:企业,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套路”,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平台,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托举着我们,包容着我们,让我们站得更高更远,让我们懂得爱与珍惜。而这样的平台和机会,并不会凭空降临到每一个人的头上,需要我们踏实敬业,奉献担当,用心工作,去拼搏去努力,才会离它越来越近。

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十几年前初到这里的时候,幼儿园里传来清脆的童声,公共浴室里飘出阵阵洗发香波的味道,在二楼上的职工之家里,有几个老大爷正在写毛笔字。单身楼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位正在打电话的瘦小的女孩儿,那是彼时正年轻的自己,语气坚定地对着那头在说着,“我能行的,就算是去工地我也能行的,我会好好干,我相信这里会越来越好的!”我远远地望着她,加油吧姑娘!

梦醒的时候,看着对面11楼的玻璃折射过来的阳光,我笑了,今日房桥,如你所愿!